<sup id="ueeui"><noscript id="ueeui"></noscript></sup><sup id="ueeui"></sup>
<object id="ueeui"></object>
<object id="ueeui"><option id="ueeui"></option></object>
<acronym id="ueeui"><noscript id="ueeui"></noscript></acronym>
首頁 > 清風晉韻 > 廉史鏡鑒 >

大明廉吏田蕙

發布時間:2021-11-24 09:22 來源:山西新聞網





元代張養浩有句為官名言:“為政者不難于始,而難于克終也。”誠實做人、清白做官、善始善終,既是一種境界,更是一種從政智慧。
  田蕙,字應芳,號繹齋,山西應州人,明萬歷二年甲戌進士,歷任陜西蒲城縣令,擢升戶部四川司主事,通政使司左右參議,通政使。履職間,以清廉自守,多行善政,贏得民眾的信賴。從明神宗皇帝四次封贈圣旨中可以看出對他的評價:仁慈正直,高雅廉潔,辦事謹慎,邏輯嚴密,是偉器宏才。他為官27年來,奉獻了自己畢生的精力,堪稱楷模。
  布衣縣令勤政為民

他任職蒲城后,一不通知縣衙安排人去接,二不帶隨從,而是穿著一身布衣,僅與書童倆人前去縣衙報到。二人走到門口,見門口無人,只看到倆老者在門前打掃街道。于是,他走到老者面前,和藹可親地問:“老人家縣令在衙內嗎?能否通報一下,我們進去一下呀!”老者略停止了打掃,看了看他們倆人穿衣打扮說:“你們一介平民問這些事干嗎,進去干啥?我們正在干活呢,沒有時間跟你們說話。”書童小寶有點看不慣,說道:“這是剛任職的田縣令,來縣衙報到,你們說話一點也不客氣。”倆老者一聽是新來的大老爺,嚇得直哆嗦,趕緊下跪叩頭,說道:“老爺,我倆有眼不識泰山,實在不知您來,您就饒了小人吧!這里原來的老爺前幾天已走,現在只有縣丞當值,這就帶您們進縣衙。”田蕙看倆老者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,就客氣地說:“老人家,您們說的沒錯,只怪我考慮不周。”話后,從一個老者手上接過掃帚幫他們打掃。老者不知如何是好,嘴顫抖著說:“老……爺,這……是我們的差事,還是我們自己打掃吧!”最后,一看說完縣爺沒有反應,急忙跑到縣衙稟報縣丞,告訴新縣令已到任,正在縣衙門口。縣丞聽后,馬上帶領屬下到門口迎接。到門口一看,田蕙與書童正在打掃街道,而且干得滿頭大汗。縣丞一下著急了,說:“老爺,我們出來接您了,這事是他們倆人干的事,哪敢用您來干,咱們一起回縣衙吧!”田蕙一看大家都出來了,說:“好吧!”然后與兩位老者打了個招呼,隨同大家走進縣衙。縣丞直接將他帶到縣令寢室把行李放下,客氣地說:“老爺,我看您這幾天走累了,先休息幾天吧!然后再行公務。”田蕙謝過諸位下屬后,言道:“我剛來,先到衙署內看看大家。”結果一看,發現除陪同他的十幾位工作人員外,再無他人。田蕙說:“諸位,先就這樣,你們回去辦理公務去吧!”然后,回到寢室一人靜靜地思忖著。
  第二天一早,田蕙讓書童叫來縣丞和主簿,著重安排了三件事。第一,吩咐他們這段時間政務仍按舊制辦理;第二,告訴他們自己要下鄉巡察民情,讓安排一名對地界熟悉的差役隨行,其他官員不得陪同;第三,不得以縣衙名義提前通知各下屬單位,不得備轎,找一輛馬車就行。田蕙話音剛落,縣丞就說:“老爺,您剛來報到,還沒有休息好,公務的事我看還是往后推推吧!”田蕙微微一笑,言道:“謝謝你的好意,我還年壯,身體好著呢,就按我意辦吧!有勞你們在縣衙多操點心。”縣丞一看勸不住縣令,只好笑著說:“老爺您辛苦了。”
  就這樣布衣簡從,一行三人開始下鄉行程。所到之處,聽民聲、察實情。既了解當地風俗民情,又征求大家對官衙的建議。其間,三人走遍了蒲城縣所有村莊,談話交流與百姓在一起,吃住與百姓在一起,拉近了官與民的距離,深受民眾的歡迎。民間流傳了一個笑話,有一次,他們巡察時,在一戶百姓家吃飯后,書童小寶給百姓付飯錢,一掏包已無分文。田蕙很不好意思,就跟這位鄉親說:“很報歉,我們因走得著急,銀兩帶的不足,這頓飯就先欠上你們了,等回縣衙后,我再安排人過來還您。”地方百姓笑著說:“老爺,您能來我家做客,就是我的榮幸,今后就不用惦記此事了。”據說事后,他還真把此事掛在心上,讓人把錢還了這位鄉親。
  經過幾個月的辛勞,田蕙掌握了蒲城縣的實情。回縣衙后,經過自己認真思考和廣泛征求意見,形成了蒲城新政報告。專門抽空趕赴知州、知府進行專題匯報,取得了上司的支持。沒過幾日,在衙署召開大會宣布新政方案,要求大小官吏搞好配合。并將蒲城新政實施意見在縣衙門口張貼公布。
  頒布之后,田蕙重點做了六項工作。第一是明令衙內大小官員由奢入儉,祛除官場痹癥,包括:上級官員來人接待,縣衙物品購置,請客送禮,下鄉巡查借機搜刮民財等。田蕙深知,改變官場惡習,并非一朝一夕之事。于是,他以自身為表率,對下屬給他寢室布置一新的奢侈物品,金銀器皿,一律取掉,只用前任官員舊物,來影響下屬。對待那些蠻橫無理、屢教不改者,田蕙不畏強權做出處理。第二是處理土地糾紛,他鑒前幾任縣令改稅后的弊端,結合鄉民的意見,根據土地的平、坡、肥、瘠、背陰、向陽之不同,在舊賦的基礎上加減,變通事體,使百姓的負擔可以承受,化解急危事件。第三是修復城池,改造街道。對破損的城墻墻體進行加固,對東、南、西、北濠溝進行清理,保持水流通暢,城墻四門建樓各一,余材增置文昌、青龍、魁星諸祠。針對原來街道規劃不合理,進行了大規模的改造。第四是均衡田賦稅,制定用金、銀、銅、鐵,四等賦則,每畝以八、五、四、三升計征。第五是鼓勵百姓開墾荒田,解決百姓耕田不足和吃糧不足的問題。經過宣傳發動、精耕細作,收到了很好的效果。第六是處理積案。當時前幾任留下了不少陳年舊案,大多是因為涉及富商權貴介入而未作處理,他上任后不僅很快秉公處理了這些積案,還懲治了一些平日暴橫鄉里的惡霸。
  田蕙主政蒲城期間,殫精竭慮、恪盡職守、為官清正、重士愛民、政績卓著,深得百姓擁戴。
  忠于職守剛正廉明

田蕙在陜西蒲城任縣令,因政績斐然,提升戶部四川司主事,職責是主管四川省民生事務,監督寶源局鑄幣質量。
  他上任后,第一件事就是整飭秩序,破除陋習。按照慣例,戶部誰負責監督寶源局,鑄幣工頭要前去拜訪,以求日后給予寬松。有一次,工頭請田蕙去驗幣,告訴他以往的做法是審驗的樣幣不入賬,3000枚銅幣給他所有,100個銀元寶入戶部“小金庫”。工頭話音剛落,田蕙就嚴厲地對工頭說:“以往的規矩我不知,從現在起這種規矩不能堅持”斷然拒絕。
  工頭一看行不通,就和戶部尚書宋纁匯報,宋纁眼看田蕙要斷戶部“小金庫”財路,趁著田蕙回老家應州給兒子田中碩完婚之機,遣一小吏給田蕙在禮部當差的侄兒田中杰送去厚禮,讓他轉交田蕙。田蕙回京得知后,狠狠訓了侄兒中杰一頓,要他原封不動地歸還。宋尚書雖然被駁了面子,但從內心敬佩田蕙的做法,對手下說:“田蕙的謹慎廉明,我不及也。”
  有一年四川達州恰逢災年,下屬提議應與其它地區一樣征稅,田蕙堅決不同意。不僅如此,他還頂住壓力免征賦稅,讓災區賑濟災民,恢復重建,發展生產,并把實情奏報朝廷,獲得恩準。田蕙這種愛國愛民情懷,得到朝野上下好評。
  這是萬歷朝在他任職戶部主事時下達的勅命:維爾性資宏朗,才谞敏明,射策大廷,分符壯色,乃簡置計曹,而能劑量有經,出納惟允,使公私分明,于囯計深有裨焉。
  清廉自持直言敢諫

明萬歷十八年之后,田蕙相繼任通政使司左右參議,后晉升通政使司通政使。通政使司衙門是明朝設立的中央直屬機構,掌管內外奏章和臣民密封申訴之件,參與大政、大獄及推薦官員的討論和決策,是朝中非常重要的角色。任上,他耿直不羈,公正清廉,不畏權貴,針對欲謀造反,貪贓枉法,富豪拉幫結伙,引起民憤被上訴者一律秉公彈劾。
  楊應龍,明代貴州播州世襲土司,是楊端(唐朝播州司宣慰使)的后代。楊應龍世襲父親一職,任都指揮使,后因有功,加封驃騎將軍。
  楊氏歷代統治播州,勢力盤根錯節,早有不臣之心,他認為四川官軍弱不經戰,非常輕視,久欲想占據整個四川,獨霸一方。楊應龍平日為人狡詐多疑,結怨甚深。萬歷二十三年,被內親向朝中狀告其謀反。田蕙接到狀書后,經多方面了解核實,楊應龍確有此意,準備擇日上奏圣上。正在這時,楊應龍差楊鰲到田蕙官邸給送來白銀100兩,乞求庇護,達到壓案不報,還留言事后重謝。田蕙給其講明案情,分清利害,拒絕他送的禮金。楊鰲惱羞成怒,臨行時,威脅說:“你要不幫此忙,楊將軍不會輕饒你,將來恐怕你性命難保。”
  最后,田蕙大義凜然,毅然上奏朝廷,得到萬歷帝批準,楊應龍受到嚴懲。
  劉世延,浙江青田人,明開囯功勛劉伯溫第十一世孫,世襲祖上爵位誠意伯,掌右軍都府事,平日自稱有祖上榮光庇佑,霸占田地、兇橫不法,無惡不做。
  萬歷二十四年,劉世延因為擅用關防牌票、私造兵器、聚眾殺人,妄談星象,妖言惑眾,被舉報。南京都察院認為案情嚴重,及時轉報紫禁城通政使司。田蕙收到案卷,打開 一看,劉世延犯罪事實及證據基本確鑿,感覺到案件的重要。
  再說,劉世延已經知道案件被報到紫禁城皇宮通政使司,像熱鍋上的螞蟻,坐立不安,大罵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不留情面上報案情。同時,及時聯絡朝中有交情的大臣,懇求與田蕙說情壓案不報。
  田蕙左思右想,案件必須盡快上奏朝廷,讓萬歲爺定奪。主意已定,正要行事,朝中幾位重臣私下紛紛與他聯系,都說有急事要和他面談。田蕙心想,大概是為此事而來吧!于是,就分別與大家見了面。最后,大家意見都一致,是為劉世延“說情”,乞求看在他祖上的面子,刀下留人,不予上報圣上。面對幾位說情的朝中重臣,田蕙左右為難,如不留情,同朝一起共事的同僚不高興,留面子吧!自己又是縱容劉世延犯罪,經過他慎重考慮,審時度勢,毅然決定將奏章上報圣上。神宗皇帝閱后,勃然大怒,但考慮是勛貴劉伯溫后裔,在奏章上的御批是:劉世延按罪當斬,看在開囯勛臣的后代,免除死罪,革爵,押回原籍看管。
  田蕙的清、慎、勤,剛正敢為的為官之道,誠、信、真的處世之學,可以說是“清風垂百世,正氣著千秋。”
  萬歷二十七年,田蕙辭官回籍,那年他是65歲。回籍后,他閉門謝客,督促農耕,辦藥房濟世救人,栽培育人。
  萬歷三十八年田蕙壽終正寢,享年76歲。他的高潔無染之心也許世人不會理解,只有當朝神宗皇帝知道他的苦衷。萬歷三十九年,神宗帝親撰諭賜碑文,表彰他的功績,下旨在山西應州圣水原建墓,讓其永享供奉。派遣山西左布政(從二品)郭顯忠,帶上諭吊唁,祭奠資政大夫、通政使田蕙。
  明資德大夫、吏部尚書李長庚在給田蕙撰寫的《墓志銘》是這樣表述的:公一生磊落,真誠之心與日月爭光,勤于修為,為人寬厚者。公自奉節儉,其家無余,貞白自守。上意方特準賜葬。公直諫輔國,明目張膽驅駁奸侫,休休大臣之風,英明足與有為如此也。這應該就是對田蕙一生做人做官的最終評價吧!
  本文參考資料:明陜西《蒲城縣志》、明《應州志》《大明史》《大明神宗實錄》

田生樹

摇钱树棋牌